<sup id="o8cog"><center id="o8cog"></center></sup>
<acronym id="o8cog"><center id="o8cog"></center></acronym>
<acronym id="o8cog"><center id="o8cog"></center></acronym>
<rt id="o8cog"><center id="o8cog"></center></rt>
首頁演藝—正文
“羊了個羊”超出預期 發生什么都要有平常心
2022年09月19日 15:16 來源:北京青年報

  羊了個羊超出預期 發生什么都要有平常心

  最近,《羊了個羊》刷爆朋友圈。眾多玩家里,有人玩到凌晨熬紅雙眼,有人功虧一簣怒氣值拉滿,有人苦心鉆研破解攻略,有人已默默背熟廣告臺詞……還有人通過游戲參透人生——牌面很復雜,困難一層又一層,槽位只有那幾個,但誰都不想這么算了。

  隨著游戲的爆火,圍繞著游戲有了各種質疑。對此,《羊了個羊》創始團隊、簡游科技創始人張佳旭坦言,玩家的喜罵都能接受,“這代表他真正地參與了進來!

  沒有算法控制

  將游戲體驗放在第一位

  9月15日晚上10點,張佳旭走出簡游辦公室,走進烤串店,給團隊買晚餐。

  屋里的年輕團隊,全都在滿負荷工作。辦公室的一角堆著最近的口糧——成箱的飲料、礦泉水,吃了一半的蛋糕和月餅。這一天,張佳旭的手機一刻也不得閑。

  北青報:游戲為什么叫《羊了個羊》?

  張佳旭:沒有什么別的考慮,就希望用戶能記住它,有時候苦思冥想出的名字反而沒那么有意思。做游戲和玩游戲其實是一樣的,都是一種玩的心態。

  北青報:有人能過第二關嗎?

  張佳旭:當然。昨天我們看到一個主持人在直播LOL,他在玩《羊了個羊》,突然過關了,他立馬跳起來慶祝,一頓興奮,LOL都不播了,拿著手機喊“過關了,過關了”。歸根結底是一句話,在我們心里,社交游戲的底線就是真實和公平。網上說我們有算法控制,絕對沒有。

  北青報:網上流傳的一些截圖顯示,最后幾塊無法消除,這是bug嗎?

  張佳旭:擺列方法和視差讓人感覺只剩這兩塊了,其實這兩個方塊底下還有,只是疊住了,如果這時候還有隨機洗牌道具,就能過關了。

  北青報:很多玩家在批評這款游戲,你怎么看?

  張佳旭:玩家的喜歡或者罵,我們都能接受。玩家有情緒的時候,其實代表著他真正參與進來,覺得這個游戲好玩。

  北青報:有網友說短視頻平臺上的游戲比較簡單,是這樣嗎?

  張佳旭:絕對不可能,F在盜版很多,我只能保證我們的游戲在各平臺是一樣的。其實,如果把不同平臺的玩家放到不同服務器下面,會比較容易。但我們盡力把游戲整合到一個服務器下面,就是希望所有玩家一起玩游戲,這個氛圍很重要,如果不同平臺各玩各的,感覺一下就變了。

  對我們來說,這些選擇是最難的。為了游戲好玩,再難我們也得扛過去,我們不能因為擔心服務器壓力,就選擇分散玩家。我們對于社交游戲是有自己的要求和準則的,游戲體驗一定是第一位的。

  北青報:你如何理解社交游戲?

  張佳旭:我舉個例子,如果游戲里面加了好友聊天,就是游戲+社交元素。但是我們現在所有的游戲都是基于社交體系出發去設計的。

  玩家吐槽、抱怨、尋求朋友合作幫忙,這些都會激發社交點。當游戲有挑戰性的時候,困難有多大,他過關的時候就有多興奮。我們看到有人發帖說“過了關,我要把它寫進我的簡歷”。你能感覺到游戲對于他的刺激性,這正是游戲的樂趣。

  團隊成員“半路出家”

  網傳營收數據不真實

  北青報:你預料到這款游戲會爆火嗎?

  張佳旭:完全沒有,已經遠遠超出預期了。我之前做《海盜來了》,最高是2500萬DAU(日活躍用戶數量),之前也見證過《成語小秀才》900萬DAU,這些大DAU產品我經歷過,但現在《羊了個羊》的數據已經完全超出我的認知了。

  北青報:互聯網上流傳的《羊了個羊》營收數據,是真實的嗎?

  張佳旭:那些都是假的。我們在這個項目上沒有開放banner(橫幅廣告)窗口。正常來說banner收入可以占到運營收入的很大一部分。但我們為了玩家體驗,怕玩家誤點誤操作,就去掉了所有這些banner,拿掉了有損用戶體驗的內容,F在只加了廣告視頻,還是在不影響游戲本身玩法的基礎上進行添加。玩家不想看視頻,也可以正常體驗游戲內容。我們是那種比較單純的做內容產品的人。

  北青報:你們現在在忙什么?

  張佳旭:除了應對攻擊,再要做的就是希望熱度能降下來,F在大家都在對我們之前所說的內容過度解讀。

  (看手機)唉,又崩了,這幾天我們一直被攻擊,因為有很多盜版游戲上線了。他們想把我們攻擊掉,只要把我們游戲打掛了,玩家不知道是誰的游戲,就去玩他們的。這些是我們沒有準備的,之前完全沒有想到。

  最近團隊成員基本都會通宵工作,技術崗位的小伙伴會更辛苦一些,他們累了就去樓上的休息室。其他的小伙伴也在為這個項目繼續努力著,我們微信紅包的皮膚已經做好了,準備找機會發放給玩家們。

  北青報:《羊了個羊》是如何策劃的?

  張佳旭:我們有兩個主策劃人員,其余主創團隊成員也都會參與進來,最后由我來做平衡。開發《羊了個羊》的三個組,人員背景都很有意思。其中一位策劃是個1998年的小姑娘,之前是做行政工作的。我們看重了她的熱情就招進來了,沒想到學習能力很強。一個是Android、IOS轉的creator開發,他自己自學的服務器搭建。我們沒有太多預算,這位小伙伴邊學邊寫。這款游戲的“美術”之前是做重度游戲的,這次也是第一次做休閑游戲。

  我們團隊做了很長時間沒有起色,我勸他們“你們再等等,再努努力,再加一把勁”。之后,在一個小項目上變種出來《羊了個羊》,這個玩法我們做了三個月,最后覺得這樣設計最有意思,修改過后就直接上線了!堆蛄藗羊》能夠成功,團隊中的每個小伙伴都有功勞。我們因為熱愛聚在了一起,也一直覺得會有機會能證明自己。沒想到這個小項目突然火了,我們投入更多的主項目目前還沒有進展。

  希望熱度降下來

  把快樂交給真正的玩家

  北青報:你是什么時候決定做社交游戲的?

  張佳旭:我是“技術”出身的,大學畢業后就跟著朋友的一個創業團隊做游戲。后來也加入了游戲大廠,直到去年又出來再次創業,想通過自己做游戲證明自己。

  成立簡游也是為了用心做好游戲、做好玩的游戲、做連接人與人的游戲,團隊都是真心做游戲的小伙伴,簡游的寓意也是做簡單的好玩的游戲。

  北青報:游戲爆火的這幾天,你和團隊說了什么?

  張佳旭:我跟他們說,在座的各位,這絕對是我們這輩子值得驕傲的一件事。我們本來想著這個游戲掙十萬塊錢就行,但是現在已經遠超出我們的預期。我們有什么其他的希望嗎?并沒有。

  所以我就跟大家說,不管發生什么,都要平常心對待。這不是咱們最后一款游戲。這個公司要做下去,咱們還要持續產出更好的游戲,大家不要被這些東西所迷惑。

  從我的角度,經營公司本身也像一個游戲。不論做公司、做游戲,大家都是游戲里的玩家。我尊重每一個玩家,也尊重每一個員工,我怎么去對待我的玩家,我就怎么對待我的員工。

  我希望大家玩游戲是為了開心。我們不希望引發這么大的討論,因為游戲去吵架、搶熱搜,太影響社會資源了,這讓游戲變成了沒有意義的事。

  喜歡玩這個游戲的朋友,可以安安靜靜玩;不喜歡的轉身離開,我們也不挽留,將快樂交給真正的玩家。我們只是做了一款小游戲,并不希望這個事情一直發酵,F在看到熱度下來了,我其實很開心,終于回歸到我們做游戲本質。

  本版文/鄧培鈞 本報記者 張知依 統籌/林艷 張彬

  潮流檔案

  《羊了個羊》是一款闖關消除小游戲,通關率不到0.1%。玩法是在重疊的各類方塊中,找到三個同樣圖案置于下方卡槽即可消除,卡槽內最多可以儲存7張卡牌。游戲首頁還設置了玩家排行榜,將不同地域的玩家分區進行排行,游戲通關后可進入地區榜單,助力地區排名。

  企查查數據顯示,北京簡游科技有限公司由張佳旭、廈門雷霆網絡科技股份有限公司、北京樂閃科技有限公司共同持股,其中廈門雷霆網絡為吉比特旗下公司,該公司于2022年6月入股,持有簡游科技10%的股份,為第二大股東。

  相關信息顯示,簡游科技已對《羊了個羊》進行軟件著作權登記,該游戲首次發表日期為6月13日,登記批準日期為7月29日。

无码中文字幕岛国4k首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