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sup id="o8cog"><center id="o8cog"></center></sup>
<acronym id="o8cog"><center id="o8cog"></center></acronym>
<acronym id="o8cog"><center id="o8cog"></center></acronym>
<rt id="o8cog"><center id="o8cog"></center></rt>
首頁國內新聞—正文
時隔逾兩年人民幣再破“7”,未來走勢如何?
2022年09月16日 16:10 來源:中國新聞網

  (經濟觀察)時隔逾兩年人民幣再破“7”,未來走勢如何?

  中新社北京9月15日電 (記者 夏賓)時隔兩年多,人民幣匯率再次跌破整數點位“7”,刷新了2020年7月以來的最低值。15日18時30分左右,外匯市場上離岸人民幣對美元即期匯率最低觸及7.0187,當天在岸人民幣對美元即期匯率也有明顯下跌,不斷逼近7。本輪人民幣貶值的原因是什么?會帶來哪些影響?未來走勢如何?

  平安證券首席經濟學家鐘正生認為,近期人民幣匯率貶值有兩方面觸發因素:一方面,美元指數近日創出20年新高;另一方面,中美貨幣政策分化加深,出現了中美國債收益率倒掛程度進一步加深的情況。

  中國社會科學院金融研究所副所長張明指出,事實上,2022年年初至今,人民幣對美元匯率走勢呈現出“盤整-急貶-盤整-急貶”的特征。今年人民幣對美元貶值的最重要原因是中美長期利差的迅速拉大。

  中國央行副行長劉國強此前提到,近期人民幣匯率調整主要是因為美國加碼貨幣政策調整。在美元升值背景下,SDR(特別提款權)籃子里其他儲備貨幣對美元都大幅度貶值,但和其他非美元貨幣相比,人民幣貶值相對較小,而且人民幣對其他非美元貨幣都在升值,所以人民幣并沒有出現全面貶值。

  中銀證券全球首席經濟學家管濤稱,匯率不論漲跌,都是各有利弊,應以平常心看待。匯率靈活性增加,有助于及時釋放壓力,避免預期累積;有助于發揮匯率吸收內外部沖擊的減振器作用,增強貨幣政策自主性;有助于減輕對行政手段的依賴,提振投資者信心。

  “雖然人們擔心匯率貶值會影響資本市場的表現,但實際上并非如此,外資擔心的不是匯率的漲跌,而是不可交易的風險!惫軡f。

  粵開證券首席經濟學家羅志恒稱,市場對匯率貶值的擔憂主要集中在四個方面。一是貶值預期可能加劇資本外流,沖擊國內資產價格,引發金融風險。二是匯率貶值導致原材料進口成本上升,加劇輸入性通脹壓力,擠壓下游行業利潤。三是加大外債的還本付息壓力。四是對國內貨幣政策形成制約,穩增長政策空間受限。

  “但上述風險均總體可控!绷_志恒表示,首先,當前人民幣匯率貶值的主因是美元指數快速走強。人民幣仍是強勢貨幣,并未形成強烈的貶值預期。其次,中國糧食、能源等的對外依存度要小于歐洲,且一直強調保供穩價,而全球大宗商品價格回落,也在一定程度上削弱了輸入性通脹壓力,此外,中國總體外債規模不大,且宏觀政策堅持“以我為主”。

  他也指出,匯率貶值也有有利的一面。在全球經濟衰退風險上升的背景下,市場擔心出口增速快速回落,匯率貶值將在一定程度上增強中國出口產品的競爭力,提振出口;對于電子、家電、紡織服裝等出口收入占比較高的行業,匯率貶值能夠增加匯兌收益,改善企業經營效益。

  破“7”之后,人民幣走向何方?中信證券聯席首席經濟學家明明指出,在強美元的大背景下,人民幣匯率是否破“7”這一關鍵點位已經沒有那么重要,應理性看待國際形勢復雜多變下匯率的波動。

  他指出,中國央行可用于穩定匯率的政策工具較為豐富,包括但不限于啟動逆周期因子、調節企業跨境融資宏觀審慎調節參數等。其中,逆周期因子將直接作用于人民幣對美元中間價報價模型,從歷史經驗看,該工具對于應對人民幣持續的單邊貶值行情非常有效。

  羅志恒則表示,匯率破“7”也只是向均衡匯率的回歸,不必過度擔憂。未來人民幣匯率走勢取決于三方面因素。一是美元指數的強弱,二是國內經濟恢復情況,三是維護匯率穩定的政策干預。但人民幣匯率不具備長期貶值的基礎,隨著未來美元指數沖高回落、國內經濟企穩恢復、政策工具的適當干預,人民幣匯率將重新回到“7”以下,就像前兩輪破“7”一樣。

  管濤預計,今年剩下的時間里仍然是“多空交織”,人民幣將繼續保持雙向波動的寬幅震蕩走勢。短期看,可能是偏空因素占上風,但年底不排除有一些潛在利好會逐步顯現。(完)

无码中文字幕岛国4k首页